王晓强丨从《易经》“见恶人”“见亚人”论及伏羲女娲三种族徽(中国图像学苗圃) - 世说文丛

王晓强丨从《易经》“见恶人”“见亚人”论及伏羲女娲三种族徽(中国图像学苗圃)

特别声明:本文丛作品多为原创,版权所有;特殊情况会在文末标注,如有侵权,请与编辑联系。

通行本《易经·睽·初九》爻辞这么说:“悔亡:丧马,勿逐,自复;见恶人,无咎。”
在马王堆西汉墓出土的帛书《六十四卦》中这个爻辞却说:“悔亡:亡马,勿遂,自复;见亚人,无咎。”
两个爻辞看似大同小异,但在我来看,它的解释可能历来都有南辕北辙之嫌。
我认为在商代,有“亚”字而无“恶”字,因此后世改“亚人”为“恶人”,可能是画蛇添足。
为了明白,我不妨开宗明义,直说我的论点:
1.“亚”在甲骨文里,它象形宗庙的鸟瞰图。其实“宗庙”就是现实同等规格居室的整洁化、隆重化、神圣化。
2.出土的商代挂缰勾(弓形器)上面,有“亚”字上面异质同构“玄鸟”爪子的。“天命玄鸟,降而生商”,玄鸟就是祖神伏羲女娲的化身——“亚”字与玄鸟象征体异质同构,说明“亚”字为玄鸟图腾使用者的某种族徽(图1-1)。玄鸟爪子上面有“覆爪毛”,在商代图像当中比比皆是。图1-2是妇好墓出土的商代国徽上面的玄鸟及一头双身龙身上的“覆爪毛”表示。
商代的战车一般是两匹马驾驶一辆独辕车,这样,控制马匹的缰绳至少两套,为了驾驭者方便,就有了挂缰勾(图1-3)——挂缰勾勾住马的缰绳,别在腰带上,让驾驭者腾出双手更有利驾车战争。图1-1例证的挂缰勾,其中部有一只太阳。商代图像中的太阳,追溯源头就是帝俊伏羲氏的象征,因此这个挂缰勾,是生出太阳之伏羲女娲之正宗子孙使用的(伏羲女娲的称谓,在当时彼此一般不分)。
3.“亚”古读音若“瓜”,闻一多先生认为:“包戏(伏羲)与㚿娲(女娲),匏瓠与匏瓜皆一语之转……然则伏羲与女娲名虽有二,义实只一。”(《闻一多全集》,三联书店,1983年第一版第59页)所以“亚”就是伏羲女娲之正宗子孙的族号。“亚人”有匏瓠、匏瓜神之传人的意思。
4.2000年,在河南安阳殷墟花园庄东地54号“亚长”墓出土了一件青铜手(图2-1),它残长13.2,宽6.8厘米。这件文物的年代与妇好墓出土文物年代相当,属于商晚期。墓主人为一男性,“亚”是他为之骄傲的徽章,“长”是他的名字。根据墓主人骨骼样本判断墓主去世时的年龄在35岁左右。他被葬在宫殿区,在妇好墓的旁边。
小青铜手为右手,五指光素无纹,手背上有一明显的兽面纹,只是兽面纹只有一半,在兽面纹旁边还有一个“眼睛的图案,与三星堆出土的‘青铜眼形器’很像(图3-1)”。“这件青铜手腕部中空,内有木柄的痕迹,如果是作为假肢使用,不应该有木柄的痕迹。”(引号内为文物考古聊历史2020-09-03 16:49报导《安阳殷墟出土的这件商朝文物,古人干嘛用的?考古专家:青铜假手》)这只小小的青铜手可能是象征帝俊之手,因为上面的“眼睛的图案”是伏羲女娲生下的太阳家族的族号。伏羲女娲生了太阳和月亮,从此世界都可以看得清楚了,因此这眼睛纹就成了伏羲女娲的特别的徽章(图3-2)。因此拙文《帝俊造像兼及三星堆考古(中国图像学苗圃)》曾经指证:商代的眼睛纹,是商王族在炫耀自己的祖先是生了太阳和月亮的伏羲女娲。现在看如此将神话当历史的炫耀非常愚蠢,可是那时的现实就需要这般吹嘘来证明商王族控制天下的合理合法。
显然54号殷墟“亚长”墓以自己是“亚”之人、自己是太阳家族之人、自己是玄鸟图腾的传人而嘚瑟得很。
随便再补充一点:这只小青铜手是帝俊之手,是龙手。三星堆大青铜神树是匍匐而下的绳躯龙身上也有这样一只青铜手(传说帝俊伏羲氏发明了绳索,作为龙图腾的祂,以传说自己发明的绳索,代表自己是龙的身躯,真是理所当然),那是帝俊之手——因为帝俊是龙的化身,帝俊一定有手崇拜。“亚长”墓里的这只青铜手,正是帝俊给他的一只神手(图2-3)。
5.如果“亚”可理解成“包戏(伏羲)与㚿娲(女娲),匏瓠与匏瓜皆一语之转”的葫芦瓜,那么马王堆帛书《六十四卦》《睽》卦的“见亚人”,是否可理解为“见伏羲女娲的人世代表”? 
如果我的这种解释不错,那么“悔亡:丧马,勿逐,自复”则可以这样翻译:可怕的事消失了:本来动用于抢婚的马匹跑出去自逐水草,不要圈它们回来,让它们吃饱了想回来自己回来吧。这样我们在不得不见到“上帝的人世间代表”,就没有过失可以担心。
因为甲骨文的“见”,有被动的情况下见到的意思。所以我翻译“见亚人”做“我们在不得不见到‘上帝的人世间代表’”。
如果“见亚人”改成“见恶人”,“恶”字又当丑陋、凶恶的人来解,那么下文“见舆曳,其牛掣,其人天且劓”怎会“无初有终(没有抢婚,就有好的结果)”?难道“其人天且劓(这个人受髨刑被削去了头发,受劓刑被割去了鼻子)”不是“恶人”之相吗?见这种“恶人”,好比让慢吞吞的牛来驾驶作战疾驰的兵车,这会“无咎”吗?就像今天的空天军的战场,让麻雀来拖拉无人飞机飞行,能没有危险乎?
《睽》卦下面的爻辞修辞非常复杂,如果在本文继续例举下去会令人堕入“玄而又玄”,有兴趣的话敬请大家一读新的拙作《易经新释》。

 QQ截图20240314094139.png
图1-1·亚䍩弓形器(勾住马缰的设备)。“亚”旁边的玄鸟爪——玄鸟爪的本鸟是猫头鹰,此鸟爪上生有“覆爪毛”。“䍩”是“弓形器”使用者。图1-2·安阳妇好墓出土的“饕餮纹夔足鼎”口下部之王族族徽——其龙爪、玄鸟爪的上部均长着“覆爪毛”。龙、玄鸟皆商王族的祖先化身。图1-3·妇好墓出土的弓形器(挂缰勾)
 
QQ截图20240314094209.png
图2-1·亚长墓出土的青铜小手。图2-2,亚长墓出土青铜小手上面线勾的眼睛纹。图2-3·三星堆出土大太阳树绳躯龙身上的手纹
  QQ截图20240314094217.png
图3-1·亚长墓出土的青铜眼睛纹。图3-2·安阳妇好墓出土象征帝俊龙,龙身上的眼睛纹是祂的徽章。(左图)是图3-2的放大。图3-3·妇好墓出土的商王族女祖神(女脩)身上的眼睛纹——女脩是秦人的祖神。秦人是商王族的一部。女脩是颛顼氏之孙,是商王族的“西母”


王晓强更多作品
世说文丛总索引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转载或复制请以 超链接形式 并注明出处 世说文丛
原文地址: 《王晓强丨从《易经》“见恶人”“见亚人”论及伏羲女娲三种族徽(中国图像学苗圃)》 发布于2024-3-14

评论

切换注册

登录

您也可以使用第三方帐号快捷登录

切换登录

注册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