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晓强丨“我姬氏出自天鼋”是周王族傍大款之语(中国图像学苗圃) - 世说文丛

王晓强丨“我姬氏出自天鼋”是周王族傍大款之语(中国图像学苗圃)

特别声明:本文丛作品多为原创,版权所有;特殊情况会在文末标注,如有侵权,请与编辑联系。

引言:“我姬氏出自天鼋”是《国语·周语上》里的一段话。我们对照了一批图形,可以肯定地说,周王族是在这里“傍大款”。因为“天鼋”的图形是由“大”和“黾”两个几乎图形文字的字组词(图1)。郭沫若释这两个图形文字曰“天鼋”,是黄帝轩辕氏的族徽。我们倒不是因郭氏的文品而否定他的解释,而是因为他没看到今天这样多的出土资料而轻率妄断。因为“天鼋”二字是“奄”字的分读,强调“天鼋”,有强调“天上之龟鼋”的意思,不是在强调龟鳖图腾。
周王族是夏后氏的后人,夏代是大禹政变伏羲女娲后裔而建立起来的政权。大禹是黄帝氏的后人,周王族憎恨商王族到了图腾崇拜的层面上了——图腾崇拜是宗教。在农业社会大行其道的周朝,周族崇拜的稷神是周祖后稷,恰恰就是这一个稷神,在商朝崇拜并祭祀的稷神是柱,柱为稷神,在伏羲女娲民族集团的后期,夏后氏管理天下开始以前,稷神柱崇拜一直不绝——柱是炎帝氏之子。炎帝之子、死于刀耕火播时代的柱死而被奉为稷神,这个稷神不是夏代王族崇拜并祭祀的姬稷〔1〕!大家可不要和今天劣等大学的教师一样,把这两个稷神混为一谈。
“我姬氏出自天鼋”的“天鼋”乃“奄”字,实指商王南庚由庇地迁于奄地之“奄”,南庚传阳甲;阳甲传盘庚,盘庚由奄迁殷。“奄”亦称“商奄”。“天生玄鸟,降而生商”,“奄”是商王族之一支。我认为商代王位继承制度的“兄终弟及”导致了“王居(首都)”地点的多变。假设哥哥将王位传给了弟弟,哥哥的儿子社交、年龄、智能上已经超过父亲的弟弟很大,便容易产生首都的改变。“奄”迁到今曲阜,恐怕有点这种原因吧。
古代把黄道星体分为二十八宿,二十八宿又分四象,即玄武、青龙、白虎、朱雀。其中玄武有三星次,为星纪、玄枵、娵訾,其中玄枵是玄武的中央星宿,象征乌龟,也就是 “天鼋”。后世把颛顼作为玄武星君,“我姬氏出自天鼋”,就等于说我姬周是颛顼氏的后人。颛顼氏是继承少昊氏控制天下的族氏,按考古学的碳14测定,北辛文化(少昊氏文化)其下衔接大汶口文化(大昊氏文化),作为西水坡文化的代表颛顼氏和大昊氏文化先后相继发生。后世将颛顼奉为玄武星君,同时把龟蛇图腾配给了祂,虽然颛顼氏将龟鳖图腾传给了女娲氏,但周人可能并不崇拜龟鳖图腾,只是喜欢颛顼氏作为少昊氏的合乎传统认定的传人,正像秦人是商王族居住“奄”地的人,在周公以武力迁徙秦人到周朝边陲后瞒称少昊之后的道理近似,“我姬氏出自天鼋”就是傍大款称自己是少昊之后。
分析图1,我们发现龟鳖的爪子是异质同构了猫头鹰(玄鸟的本鸟)之有覆爪毛的爪子,因此可以肯定地说,这是商王族图腾玄鸟的爪子。从这个角度上说,周人不会将自己世仇的玄鸟图腾象征的祖神当成自己的祖宗,如果这样,岂不是 “认贼作父”了吗?显然“我姬氏出自天鼋”有一箭双雕的小聪明——从现实上讲,周王族的老祖母姜嫄是“玄枵”星土下面的齐地人(今滨博高速公路东段),是姜太公吕尚的族亲,但从“傍大款”的角度,就等于说:我周王族是少昊之后,是发现天象、节候的少昊继承人,是有来历的古老民族之传人,是天下合理合法的继承人。

据《清华简·系年》载:周武克殷商之后,封了纣王的儿子武庚继续拥有商邑,不久武王便死去了,武庚随即造反。秦人的祖先是商王族,所以参加了造反。周公出兵伐商邑获胜,作为商王族的秦人之祖因罪而被西迁,充当周人边陲的军事屏障。秦人祖先害怕周人继续迫害,不敢再崇拜玄鸟图腾,改为崇拜戴胜鸟——这是一种在养蚕采桑季节出现的候鸟。殷墟妇好墓出土的衣服上有着眼睛纹的纺织女神,就是秦人、商王族的共同一位祖先。就这尊玉雕像看,商王族将其归为女娲一类的祖先(图2)。古书上说,她叫“女脩”,古书上还说,女脩是颛顼的孙子(《史记·秦本纪》)。秦人说自己是“少昊之后”,就是为了避开承认自己是大昊氏伏羲女娲之后可能会有的麻烦。秦人称自己是女脩之后,应该是在避开周人的继续迫害。而“我姬氏出自天鼋”,是周人在说自己不是凭空造反的土佬佬,是地地道道帝颛顼所继承的少昊氏之后人。秦人把上帝的名分给了少昊,周人也是说自己是少昊上帝的传人。我认为,帝尧氏被帝舜氏政变所取代,就是“司天”工作委托给了帝舜氏,而“司天”的能力恰恰是少昊氏的开始;在史前,“司天”掌握天象、节气,就是宗教的生命。周人懂得这些,所以有自己的司天体系,乃至程伯休父在周宣王时,竟然说:“重(氏)置上天,黎(氏)置下地(即重黎氏应该继续职管天地的意思)”是传统,违背了这个传统,会“遭世之乱”〔2〕。
女娲氏来自颛顼氏而称黎氏,伏羲氏来自少昊氏而称重氏;他们是不可分开单称的兄妹兼夫妻,合称为重黎氏。女娲氏既是颛顼氏的后代,她所代表的族群自然会继承龟鳖图腾(龟鳖和鼋、蛙在当时区分并不太严)。所以伏羲女娲民族集团就有一种龟鳖图腾、玄武图腾(图3)。推想在女娲伏羲民族集团内专管“平治水土”的共工氏应该会突出地继承龟鳖图腾,所以至今中国人仍然认为龟鳖鼋蛙是能够操纵水的灵物。
虽然我们目前尚看不到夏后氏讨厌伏羲女娲的龟鳖图腾的迹象,但《山海经》记载的“禹攻共工国山”一事不会空穴来风。汉代的“大禹治水”画像,把大禹刻画为制服龟鳖蛙当做征服、镇压水灾的象征(图4),也一定不是空穴来风。所以直到今天,人们还有将诱发洪水的罪魁祸首归之于龟鳖蛙这些水怪的成见。
《周礼·秋官司寇第五》载:“蝈氏:掌去蛙黽,焚牡蘜。以灰洒之,则死。以其烟被之,则水虫无声。”“蛙黽”,蛤蟆蟾蜍之类。周政府设立专门人员去除蛤蟆蟾蜍,说明周朝并不崇拜蛤蟆蟾蜍,否则不会专门设立去除蛤蟆蟾蜍的官员。然而女娲的重要图腾则有蛤蟆蟾蜍之类,汉画里边女娲化身蛤蟆就是说明。
本文要说的是《国语》“我姬氏出自天鼋”,其深意似乎不在表明周王族老祖母姜嫄的地望是齐地蒲姑(蒲姑君主参加了武庚叛乱,姬周似乎也不能为了姜嫄的娘家而褒扬参见叛周的蒲姑),是在说姬周的族出在于颛顼氏所出少昊氏。既然夏后氏是姬周的祖先,所以《国语》说夏后氏“祖颛顼”,就是周姬出自少昊氏。

微信图片_20240321161146.jpg
图1·奄地的商王族族徽——龟鳖的爪子异质同构了“天命玄鸟,降而生商”的玄鸟爪子

微信图片_20240321161229.png
图2·妇好墓出土之玉雕袍服上面装饰以眼睛纹的纺织神。眼睛纹,是三星堆的太阳之灵,更是伏羲女娲民族集团的族徽

微信图片_20240321161215.png
图3·左图:商代末期的𢻏鼎。商朝王族是伏羲女娲子孙,所以鼎里的龟鳖图腾像,即伏羲女娲崇拜之一种——它异质同构了玄鸟的爪子。右图:妇好墓出土的玄武纹骨柶(蛇盘在龟的身上)  

微信图片_20240321161221.png
图4·上之1、2图的下部是四川出土之汉代末期大禹治水的铜牌画。4·上之3、4、5图是青岛汉画博物馆收藏的大禹治水汉砖拓片(局部)。上及五个图都是把龟鳖、蛤蟆象征水灾。上之6图,是安阳郭家庄出土的商代末年图腾蛙

注:
〔1〕《国语·鲁语上》:“……非是族也,不在祀典……夏之兴也周弃继之,故祀以为稷。”
〔2〕《国语·楚语下》观射父论绝地天通:“当宣王时,(程伯休父)失其官守……”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转载或复制请以 超链接形式 并注明出处 世说文丛
原文地址: 《王晓强丨“我姬氏出自天鼋”是周王族傍大款之语(中国图像学苗圃)》 发布于2024-3-21

评论

切换注册

登录

您也可以使用第三方帐号快捷登录

切换登录

注册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