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晓强丨商朝的国徽和巽方对它的祝咒(中国图像学苗圃) - 世说文丛

王晓强丨商朝的国徽和巽方对它的祝咒(中国图像学苗圃)

特别声明:本文丛作品多为原创,版权所有;特殊情况会在文末标注,如有侵权,请与编辑联系。

引文:本文命题多少有点别扭。所谓的“巽方”本来可以直说“三星堆遗址”,但是人们好像对三星堆文化属相有水火相悖的理解,要么说这是两河文化影响了的结果,要么说它与商朝是两个文化体系……乃至许多人看朱成碧,郢书燕说。我不爱风口浪尖享受,所以就根据伏羲八卦方位,把商朝为中心的“西南方”改成了“巽方”,把若干商代巫觋对国徽的关怀改换曰“祝咒”。
“三星堆遗址”是什么来历?我觉得首先要明白它所属时代的用途。
大家对它说来说去,恰恰忘怀了它出土了八棵青铜太阳神树和一个刻着太阳树的玉琮。
太阳树是干什么的?是供太阳鸟栖息的。《左传·襄公九年》说:“陶唐氏火正阏伯居商丘,祀大火(指苍龙七宿的心宿。心宿又叫商星、辰星、大火星),而火纪时焉。相土因之,故商主大火。”太阳是火之首,三星堆祭祀太阳神正是“商主大火”的连带表现。因为三星堆是西方白虎七宿的“参”宿下照星土,它和商王族志时的苍龙七宿之“商”宿(心宿)一升一落,永不相见,乃至愚蠢的商王族悬想借对太阳祭祀,让“商主大火”迷信得到理论上的支持。而商朝的国徽正是太阳(日头)乘着两条鸟头龙巡天的进行时。本文有许多出土的图像证明这一点,敬请大家耐着性子读一读。
商朝是太阳神的后代,太阳是商民族祖先伏羲女娲生的。太阳神跟着伏羲女娲姓“重黎”,古书上常常写“重黎”为“祝融”。大家一听“祝融”就知道它是火神,它的祭祀场所在三星堆道场衰败之后,转移到家家户户的老式炉膛里,我们岁岁年年希望灶祃神“上天言好事,下地保平安”的神灵就是太阳神。我认为它在周王族强大的政治宣传下猥亵了神威。想想“猥亵”的原因,不能不说和三星堆被周公旦的破坏有关。这一点不妨大家注意一下。可惜写“神剧”影视的人不知其详,否则将有很好看的故事问世。
《吕氏春秋·观世》:“周鼎著饕餮”,一句话颇让我生疑。倒不是它较早指出了青铜鼎上面那些神秘的图像叫“饕餮”,而是作为商王族的后裔 之秦王族,他们智囊、文化集团当中的饱学之人——吕不韦,为什么张口肯定“饕餮”是“周鼎”上的装饰,而不是商代彝器上面神圣至上的装饰呢?为什么他选择性地失忆了呢?还是根本清空了记忆?——据清华简《系年》载,秦祖为商王族,在周公旦剿灭蔡叔、管叔伙同商纣王子嗣武庚叛乱时被周公惩罚,举族迁去西北边疆放牧牲口并守边。秦王族面临覆巢之危在我看至少做了几件大事:
1.谎说自己是少昊之后,不提祖先是伏羲女娲(帝俊、帝喾、帝舜);
2.不再崇拜玄鸟(猫头鹰),改崇拜戴胜鸟(纺织时节出现的候鸟);
3.不敢再用商朝的国徽(商朝的国徽曾是秦王族的族徽);
4.知道周王族在青铜彝器上必须“傍大款”……大概吕不韦说“周鼎”是有意的吧?商朝青铜彝器是自古至商的文化成果之体现,周朝必须傍这个大款,否则不合乎约定俗成“法理”。
《左传·文公十八年》载:“缙云氏有不才子,贪于饮食,冒于货贿,侵欲崇侈,不可盈厌;聚敛积实,不知纪极;不分孤寡,不恤穷匮。天下之民以比三凶,谓之饕餮”《左传·注》:“贪财为饕,贪食为餮”孔子《春秋》:“饕餮者,缙云氏之不才子也”(饕餮是缙云氏不成器的儿子)。《吕氏春秋·恃君》记载:“鴈门之北,鹰隼、所鷙、须窥之国,饕餮、穷奇之地”——“饕餮、穷奇之地”就是被商朝灭亡的夏后氏(夏代王族)猥琐成“匈奴”的汇聚之地。显然,吕不韦所谓的“饕餮不是别人,是“缙云氏”的后人,“缙云氏”就是赫赫有名个黄帝,缙云氏的后人,就是周王族的祖先黄帝的后人。更是夏后氏的后人。《左传·昭公十七年》:“黄帝氏以云纪,故为云师而云名。”看来吕不韦“揣着聪明装糊度”。吕不韦有极高的政治责任感,有意写下“周鼎著饕餮”,也就是“周鼎著饕餮,有首无身,食人未咽害及其身,以言报更也”的主角是黄帝氏,是周王族的祖宗们,而不是秦王族的祖宗伏羲女娲民族集团!哈哈,君子报仇,千余年不晚。

综上面“引言”“周鼎著饕餮”之“饕餮”,终于被后世理解成“神圣的坏蛋”,作为屁民的我如鲠在喉,不能不一吐为快。这种“神圣的坏蛋”也就是“饕餮纹”,本质竟是商朝的国徽!
您没听错,是商朝的国徽!是周王族取代商王族的江山天下以后邪恶待之的渊薮!周王族取代商王族之后,首先把“天命玄鸟,降而生商”的“玄鸟”之本鸟猫头鹰污名为凶鸟,是叫一声就会让听到的人死去的凶鸟。“不怕猫头鹰叫,就怕猫头鹰笑”。猫头鹰成为凶鸟,竟让周王族宣传到了中国的民风民俗。
商民族因为生存空间导致的内讧,不得不在史前分成了两支,一支由阏伯率领,居住在今商丘一带,将东方苍龙七宿奉为图腾星,一支由实沉率领,居住在“大夏”地域,将西方白虎七宿奉为图腾姓。这种图腾星下面所属的土地叫“星土”。例如西方白虎七宿的星土,就包括着今天的四川广汉三星堆商代祭祀太阳神的地方。
西方白虎星宿,当中包括三星堆上空直对之参宿。
今天的四川广汉三星堆商代遗址,就是西方白虎七宿奎、娄、胃、昂、毕、参、觜七宿之参宿直对的地区,是商代祭祀太阳神的地方。
杜甫诗“人生不相见,动如参与商”,“参”与“商”为什么不相见呢?原来参星属于猎户座,商星属于天蝎座,这两个星座系统在天空中几乎相对,商星升起,参星已落于地平线下,参星升起,商星也不见于地平线之上了,所以一年四季参星与商星不会相见。恐怕这种不相见之中的联想空间,就是商王族在三星堆参星下照之处祭祀太阳的一种原因吧。
商王族想让又名“大火星”的商星受到太阳之火的充实——我猜想,商民族由实沉率领的一支,有可能就是负责商代祭祀太阳神的主要族群,三星堆出土的青铜大立人,就是这一支族群的祖先帝舜氏——帝舜氏在公元前2357年左右入主帝尧氏活动的今陶寺文化遗址,也许帝舜氏一支人非常懂得太阳活动的规律,据古老的《尚书·尧典》说,名叫“四岳”的贤能,推荐帝舜氏接班帝尧氏,因为“巽”方是以往伏羲女娲凝聚全天下百姓的行为原则,这原则是人生人、物生物的万物生生之原则〔1〕。帝尧氏为了家族利益关系,将家族的精英女生娥皇女英姐妹群体嫁给了帝舜氏。帝尧氏是黄帝的继承人,他就族中精英女生嫁给了帝舜氏,在女权社会还火红的年代,这就意味着“炎黄民族”融合了。三星堆商文化遗址出土的青铜罍之内容“一头三身”神像,大概就是记录了这回事——“三身”,帝尧氏民族集团的女生之一身,和化身虎形龙的伏羲女娲民族集团两身,他们共生了一个头〔2〕,所谓一首三身。当然这是我的推想。
但无论阏伯一支还是实沉一支,他们都是重黎氏的后人,重黎氏亦即伏羲女娲生了十个太阳,十个太阳轮流值日巡天,有了日月纲纪,是以太阳崇拜而设教,出现了祭祀太阳神的民族传统(“愿君光明如太阳”成为中华民族这以后的愿望),于是在三星堆祭祀太阳神成为国家存在的必须仪式。在我看来,对三星堆使用暴力清剿的周公旦,当时至少是这样认为的:三星堆这样祭祀太阳神的道场不灭,像自己亲兄弟蔡叔、管叔伙同武庚这一类商王族的余孽叛乱就不会停止。于是三星堆被“犁庭扫穴”了,金沙遗址也被荡平了。
上文所说的“巽”,似乎是指产生于帝尧氏时代以前的伏羲氏八卦方位。这个方位的内涵是人生人、物生物、钱生钱……其“生”的本义就是“风马牛不相及”的“风”〔3〕,对于人来说就是男女性交。“巽”位是伏羲女娲民族集团生育之位,太阳是万物生长的关键,正如东方苍龙七宿之“心宿”是大昊氏龙崇拜的核心。龙崇拜(水)、太阳崇拜(火),才是商王族立族的根本。所以祭祀太阳神是龙崇拜的必须,龙崇拜是太阳神存在的必须。
三星堆不仅出土了众多的青铜太阳树,2号祭祀坑还出土了“铜兽面具共9件,均出自二号祭祀坑。器形为薄片状,少数兽面的眼、额、口部尚可见到描绘的黑彩。兽面具分三型,每型各3件。A型大小不等,形制大体一致……B型兽面形制与A形制基本相同,只不过在其頜下增饰了一对相向的夔龙以承托兽面……C型兽面的造型元素的运用显得较为简化……〔4〕” 其实这9件“铜兽面具”就是十个轮流值日巡天太阳的9个!它的名字今天仍在,名叫“日头”。
其实这9件“铜兽面具”,就是十个轮流值日巡天之太阳的待岗的九个。
其实这9件“铜兽面具”,应该命名为待岗巡天的九个“日头”。
其实有十个巡天的“日头”,其中的一个不在9个之数,那个就是仍然在天空当中值日的“日头”。
其实这9个待岗巡天的“日头”之外的那一个“日头”,就是被铸造在商王族青铜彝器上的国徽。这个“日头”就是被今天人瞎叫的“饕餮纹”。
被铸造在商王族青铜彝器上作为国徽的“日头”,其基本形体就是三星堆2号祭祀坑出土的B型“铜兽面具”的图形化。下面是我就B型“日头”的一点分析:
一、“日头”戴的冠子(图1-1),其中间部分是模拟太阳栖息的太阳山、太阳距台,即文献上所谓的圭璋。它来源自大汶口文化(图1-2)、石家河文化(图1-3)。
二、“日头”戴的冠子(图1-1)、圭璋的左右,紧邻一双羊角,这羊角可以称为龙角。因为它的外弧面各有一个“C”形旋纹。说它是龙角,还因为商王族较重要的图腾神,如“天命玄鸟,降而生商”的玄鸟,每每与羊异质同构。如图1-4是玄鸟和羊角的异质同构,图1-5是羊并逢和玄鸟并逢一起的异质同构。商王族最重要的图腾就是龙和玄鸟(凤)了,这侧面证明三星堆“日头”戴的冠子、圭璋的左右,紧邻的一双羊角就是龙角。《易经·夬》卦中有“牵羊悔亡”一句话很能说明商王族图腾崇拜当中有羊。古书上说:周武王灭商,商纣王的儿子微子携着象征国家的礼器到周营向武王投降,他肉袒面缚,左牵羊,右把茅,膝行而前——他之所以牵羊,是以羊作为自己的替身,表示愿杀愿烹任周武王随便;羊作为商王子的替身,足见羊在商代有图腾的神圣意义〔5〕——图腾的异物化身,就是图腾所有者的本身。
三、“日头”的耳朵是一种经过人工剪切造型的耳朵,这种特殊的耳朵剪切装饰,显然继承自石家河文化族群的服饰(图1-6)——由此可见三星堆“日头”传承有序,不是突如其来。
四、“日头”的嘴,其特征是龇牙咧嘴,这种龇牙咧嘴,显然来自含山凌家滩文化(公元前3500年-公元前3300年;图1-7)和良渚文化(公元前3300年-公元前2500年;图1-8)、石家河文化(公元前2300年-公元前2000年;图1-9)这充分说明三星堆文化就是商文化,因为商文化传承自大汶口文化、含山凌家滩文化、良渚文化、石家河文化。图像学的优点就是可以“按图索骥”,只要能耐心看下去,就会相信“事实胜于雄辩”。
五、“日头”的眼睛在图1-1中之“线图”上面,其眼部“尚可见到描绘的黑彩”,“黑彩”欲表示这是“耸目”的样子,即虾蟹那样节肢动物的眼睛(图1-11),耸出在眼眶之外的眼睛,这是一种四方转动无碍的眼睛。三星堆二号坑出土的铜纵目面具(图1-12),就是“日头”眼睛在图1-1中之“线图”上面“黑彩”所表示的眼睛。这是“龙眼”,三星堆出土的龙眼不少是呈“纵目”样子的(图1-13)。
六、“日头”整体上是一个一头双身龙。“一头”有双眼、鼻子、眼眉、耳朵、嘴,“双身”就是“日头”头两侧翘起并向内勾起的龙蛇之尾。在商代彝器中,它的形象往往写实成为一头双身蛇(图1-14)。后世的人首蛇身伏羲女娲像,就是一头双身龙蛇的分置(图1-15)。
七、在这件“日头”之下,在“其頜下增饰了一对相向的夔龙以承托兽面”,这个官方解释也让人费解。这是两条龙,正所谓太阳神“乘龙而至四海”的“乘龙”。三星堆出土过一块残件,它是两只青铜铸造的双腿,踏着两条鸟首的歧尾龙(图1-16)——这鸟首龙生着鸟首、龙蛇身躯,是“日头”或化为祝融人身相貌来巡天的太阳神。图1-1官方所谓“一对相向的夔龙”,正是两只图1-16那样的鸟首龙:鸟首龙驮着人形的祝融。图1-1之鸟首龙变形变成了好似人的两只眼睛,如果不对照图1-17(通行本《山海经》里的插图),很难让人顺利的辨认。
在商代青铜器国徽的图形中,我们很容易辨认出“日头”乘“二龙”的形状。日头乘二龙,是太阳巡天的进行时。
下面我节用拙作《造物未说的秘密——破解上古腾腾崇拜祖源》〔6〕中的几个插图,继续与三星堆2号祭祀坑出土了“铜兽面具共9件……B型兽面形制”与图1-1“日头”的细部,进行必要的对照。
图2-1,湖北盘龙城出土的商代二里冈期青铜器上的国徽(原名“目云纹罍”)。图2-2,湖北随县出土商代二里冈期青铜器上的国徽(原名“饕餮纹斝”)。图2-3,殷墟妇好墓出土青铜器上的商代晚期国徽(原名“饕餮纹夔足鼎”)。图2-4,商代后期青铜器上腹部国徽图案(原名“兽面纹瓿”)。图2-5,商代后期青铜器上腹部国徽图案(原名“兽面纹罍”)。
下面我将图2-1至图2-5分别由红线、绿线区分了一下,以便更好地理解三星堆二号祭祀坑出土的共9件铜兽面具,其中B型铜兽面具(图1-1),就是商王族国徽里的“日头”、祝融氏太阳神作为“日头”的化形。
图2-1-A,由左至右:红A-1(相当于图1-1一头双身龙左龙身)、红A-2(相当于图1-1一头双身龙冠子上的“圭璋”)、红A-3(相当于图1-1一头双身龙所乘的右边之鸟头龙——其相对的一方,是左边的鸟头龙)、绿A-4(相当于图1-1一头双身龙的头——头的额间是伏羲女娲民族集团自红山文化、大汶口文化、良渚文化就通用的“◇”形符号)、绿A-5(相当于图1-1一头双身龙右的羊角——其相对的一方,是左边的羊角)。
图2-2-B,自左至右:红B-1(相当于图1-1一头双身龙左龙身)、红B-2(相当于图1-1一头双身龙冠子上的“圭璋”)、红B-3(相当于图1-1一头双身龙所乘的右边之鸟头龙——其相对的一方,是右边的鸟头龙)、绿B-4(相当于图1-1一头双身龙的头)、绿B-5(相当于图1-1一头双身龙右边的羊角——其相对的一方,是左边的羊角)。
图2-3-C,自左至右:红C-1(相当于图1-1一头双身龙左龙身)、红C-2(相当于图1-1一头双身龙冠子上的“圭璋”)、红C-3(相当于图1-1一头双身龙所乘的右边之鸟头龙——其相对的一方,是左边的鸟头龙)、绿C-4(相当于图1-1一头双身龙的头)、绿C-5(相当于图1-1一头双身龙右边的羊角——其相对的一方,是左边的羊角)。
图2-4-D,自左至右:红D-1(相当于图1-1一头双身龙左龙身)、红D-2(相当于图1-1一头双身龙冠子上的“圭璋”)、红D-3(相当于图1-1一头双身龙所乘的右边之鸟头龙——其相对的一方,是左边的鸟头龙)、绿D-4(相当于图1-1一头双身龙的头)、绿D-5(相当于图1-1一头双身龙右边的羊角——其相对的一方,是左边的羊角)。
图2-5-E,自左至右:红E-1(相当于图1-1一头双身龙左龙身——这是歧尾龙,就是龙的一条尾巴分歧成双)、红E-2(相当于图1-1一头双身龙冠子上的“圭璋”)、红E-3(相当于图1-1一头双身龙所乘的右边之鸟头龙——其相对的一方,是左边的鸟头龙)、绿E-4(相当于图1-1一头双身龙的头)、绿E-5(相当于图1-1一头双身龙右边的羊角——其相对的一方,是左边的羊角)。
商朝可资比较的“日头”乘鸟头龙巡天的国徽无计其数,它的基本格式相似图2-1-A、图2-2-B、图2-3-C、图2-4-D、图2-5-E等。
到了周朝,“周鼎著饕餮”之“饕餮”基本游离了“日头乘两龙巡天”这一母题,周公旦毁坏了三星堆商王朝祭祀太阳的道场、破坏了金沙遗址的商末祭日的道场。在周初,作为图形的它,即便还能继续看的一头双身龙的影子,却是也不再有两条鸟头龙在一头双身龙左右侍飞了,甚至一头双身龙也有解体的倾向。更可注意的是,还有了一双大象代替一头双身龙的形象。这些很需要研究下去,只是这已经不是一日三餐都需要精确计算再三之小屁民的必须了。


01.png
图1-1·戴圭璋的“日头”冠饰(左,三星堆二号祭祀坑出土B型“日头”。中,左的线图。右,“日头”冠子上的圭璋)

图片 4.png
图1-2·大汶口文化1979年莒县大朱村十七号墓出土的“日头”圭璋
 
图片 5.png
图1-3·石家河文化遗址出土的“日头”冠子上的圭璋

图片 6.png
图1-4·妇好墓出土的生羊角玄鸟

图片 7.png
图1-5·商王族青铜彝器异质同构的玄鸟并逢与羊并逢
 
1-7.png
图1-7·石家河文化之剪切耳朵为服饰的玉雕像

图片 10.png
图1-8·含山凌家滩文化玉雕神巫

图片 11.png
图1-9·良渚文化玉雕神巫

图片 12.png
图1-10·石家河文化玉雕神巫。它们龇牙咧嘴的行为是一种做法的需要

图片 13.png
图1-11·龙王之虾兵蟹将的眼睛
 图片 14.png
图1-12·三星堆伯、叔、季之一“日头”的眼睛
 图片 15.png
图1-13·三星堆青铜龙的眼睛耸立的样子,一如虾蟹眼睛

图片 16.png
图1-14·商代的一头双身龙(蛇)造型,表示伏羲女娲兄妹兼夫妻亲密不分(好比“俩人好成了一个头”)

图片 17.png
图1-15·汉代的伏羲女娲交尾画像砖(交尾好比“好得俩人穿一条裤子”)
  1-8.png
图1-16·三星堆出土的人形祝融“乘两龙”。中,是左的线图

图片 20.png
图1-17·《山海经》一般插图里的祝融乘两龙
 
图片 21.png
图2-1湖北盘龙城出土二里冈期青铜器上的商代国徽

图片 22.png
图2-2湖北随县出土二里冈期青铜器上的商代国徽

图片 23.png
图2-3殷墟妇好墓出土青铜器上的商代晚期国徽

图片 24.png
图2-4商代后期青铜器上腹部国徽图案

图片 25.png
图2-5商代后期青铜器上腹部国徽图案

1-9.png
图2-1-A湖北盘龙城出土二里冈期青铜器上的商代国徽

1-10.png
图2-2-B湖北随县出土二里冈期青铜器上的商代国徽

1-11.png
图2-3-C殷墟妇好墓出土青铜器上的商代晚期国徽

1-12.png
图2-4-D商代后期青铜器上腹部国徽图案(原名“兽面纹瓿”)

1-13.png
图2-5-E商代后期青铜器上腹部国徽图案


注:
〔1〕《尚书·尧典》:“帝曰:‘咨,四岳,朕在位七十载,汝能用命,巽朕位。’”《史记》“巽”做“践”字解。按:“汝能用命,巽朕位”可解释为:你们有什么办法,按照我的命令找到让“朕能够得到人生人、钱生钱、粮生粮之顺利的接班人”。因为“巽”位是伏羲女娲民族集团发明的八卦之人生人、钱生钱、粮生粮的思维方向——大名鼎鼎的伏羲八卦方位就是在这以前发明的。

图片 36.png
〔2〕上图上三星堆1号坑出土的一头三身族徽,它是伏羲女娲民族集团与帝尧氏民族集团融合图像说明。《尚书·尧典》:“釐降二女于妫汭,嫔于虞。”讲的就是此事。
〔3〕拙作《易经今註今译——易经里的秘密》(台北市兰台出版社2020年9月P.452),《巽》卦中有较详尽的诠释,此处不赘。
〔4〕《三星堆——古蜀王国的神秘面具》(五洲传播出版社2005年11月。043图第57页。)
〔5〕拙作《易经今註今译——易经里的秘密》(台北市兰台出版社2020年9月P.355),《夬》卦中有较详尽的诠释,此处不赘。
〔6〕台北市博客思出版事业网。2023年3月出版。


王晓强更多作品
世说文丛总索引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转载或复制请以 超链接形式 并注明出处 世说文丛
原文地址: 《王晓强丨商朝的国徽和巽方对它的祝咒(中国图像学苗圃)》 发布于2024-1-9

评论

切换注册

登录

您也可以使用第三方帐号快捷登录

切换登录

注册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