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说文丛

李恬瑜丨美兰
随笔
健康哭诉美兰农妇孝顺

李恬瑜丨美兰

距离死亡最近的时刻,是触摸奶奶冰冷的躯体。 那时正值盛夏,蝉叫的聒噪,奶奶就那样躺在老屋的正厅,等待亲戚朋友前来吊唁。我盯着奶奶,哭不出来。 奶奶有着黝黑的皮肤,最泼辣的性格,是一名最普通的农妇。她天生有兔唇,迫于无...

阅读(70)评论(0)2024-7-4

李恬瑜丨音乐表演者
随笔
音乐森林海洋生物表演者

李恬瑜丨音乐表演者

人啊,越长大越奇怪,越孤独越奇怪,越来越奇怪。 变换的灯光亲吻着他的皮肤,牵引着他的身体在扭动,他的头发乌黑卷曲,他的头发柔顺笔直。震耳欲聋的呼唤声从他的左耳传到右边的眼睛。他胸膛充满了光泽,他戴着墨镜,他带着吉他与他...

阅读(57)评论(0)2024-7-4

李恬瑜丨你是谁(诗一首)
文学
生活生命我们脆弱

李恬瑜丨你是谁(诗一首)

你让每个物种都有本能繁衍生息,却没有给他们机会思考自己生命的意义。 你偶尔使用招数让我们恐慌生命的脆弱。 你使得这星球上有人统治弱者,就如同你统治我们。 你使我们创造了艺术,有了音乐哲学,又诞生了科学,使一切变得理...

阅读(59)评论(0)2024-6-27

落叶知秋丨臭杞树
随笔
登州灌木楼梯臭杞树晏子

落叶知秋丨臭杞树

幼时在乡下郊野常见臭杞树。此树类似灌木,枝条颀长绿叶繁密,夏秋之际结有类似小青橘子的果实。果皮粗厚,味道涩苦,嗅之有微臭,晾干入药名曰“枳实”,可治疗胃胀消化不良。乡人指认此树为臭杞——疑其因果实有微臭,北方人读“枳”字...

阅读(71)评论(1)2024-6-27

切换注册

登录

您也可以使用第三方帐号快捷登录

切换登录

注册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