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帝更多作品 - 世说文丛

杜帝更多作品

特别声明:本文丛作品多为原创,版权所有;特殊情况会在文末标注,如有侵权,请与编辑联系。

返回首页

文学作品的弹性说
他们在大街上吃饭聊天
难以掩饰
防空洞轶事
选美评委——一位老广电人的自述
母亲的"医"术
困惑
文学随笔
去陕北,到了榆林
吞咽的时间
从紧张变形说到核心 
准备窜一趟榆林

爬了一多半的毛公山
再次翻开《红楼梦》
骨肉(小说连载之二)
骨肉(小说连载之一)
学骑车(铁路宿舍童年记事)
失眠·帝企鹅的爱情……(最近写的几首诗)
幽密和孤独:童年的铁路宿舍系列
我在庙里住了十天(5)
我在庙里住了十天(4)
我在庙里住了十天(3)
我在庙里住了十天(2)
我在庙里住了十天(1)
我读三叶小说《老贾的日常》
小说是从他身体里长出来的——忆尤凤伟
欲说还休的妈妈啊…… ——一位女诗人的自述
我当了篮球兵
日历浸透故事(外一首)
忘不了,美丽的花
局级领导(老邻居系列)
老邻居(我的铁路宿舍系列)
关于《铁路宿舍》
我与晚报
拉小提琴的老杜——我的铁路宿舍系列
收电费——我的铁路宿舍系列
我也是老股民了,吐吐槽
零札一束
谦谦君子孟庆泰
体检时吃了一惊
读书的感受(读书系列笔记5)
文学作品的弹性(读书系列笔记4)
捧在手里的书(读书系列笔记3)
吃海蜇去!
读书系列笔记(2)
不当厂长当“书虫”——学者李工印象
雾里看花蚂蚱眼
《荣誉公民》阅读笔记
捧在手里的书(系列笔记1)
舅舅是台湾老兵
一唱三叹说微信
没事就在微信里溜达(三首)
电梯与厕所的人浮于事
弃婴
新语系
我踩碎了一页瓦(诗)
关于新书《满怀星光》
最美的时光
人鼠大战
军营系列:手表的故事
军营系列:写情书
军营系列:生炉子
军营系列:风景
军营系列:探家
讲故事的故事
军装(散文二则)
我被收入选本的一篇散文——《夜岗》
槐花
灭门
水啊,水!
镜头前的笑脸(外两篇)
谁说时间不能买
在《文学自由谈》发表的《琐语碎片》
他的“不差钱”比赵本山还早
童年记事·老木头和修鞋剪头
流产的流产报道(纪实特写·下)
流产的流产报道(纪实特写·中)
流产的流产报道(纪实特写·上)
儿子被打成了残废
让肥猪跑出故事?
我看纪录片《诗人三叶》
在《朔方》杂志发表的散文
打不过害虫(外一篇)
我给孩子们讲写作
摧毁基础,制造愚忠(外一篇)
酒局故事
胡子开会
双规记(小说连载·4)
双规记(小说连载·3)
双规记(小说连载·2)
双规记(小说连载·1)
西藏采访记(连载·下)
西藏采访记(连载·上)
两起致死人命案(纪实连载·下)
两起致死人命案(纪实连载·上)
棕猫“不不”
直觉感光度
青岛福彩揭秘(纪实连载·下)
青岛福彩揭秘(纪实连载·中)
青岛福彩揭秘(纪实连载·上)
蝇营狗苟拉广告(特写连载·下)
蝇营狗苟拉广告(特写连载·中)
蝇营狗苟拉广告(特写连载·上)
打了第一荣获第三
网络投票骗局
值勤打死个老太太
杜帝零札(四则)
语丝·零札
杜帝语丝·零札
无事生非
操蛋的口罩
你洋相什么
一只流氓燕
艰难的音乐启蒙(下)
艰难的音乐启蒙(上)

杜帝轻博客更多作品(与上述目录有重复,待整理)

返回首页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转载或复制请以 超链接形式 并注明出处 世说文丛
原文地址: 《杜帝更多作品》 发布于2020-4-13

评论

切换注册

登录

您也可以使用第三方帐号快捷登录

切换登录

注册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