祁萌之更多作品 - 世说文丛

祁萌之更多作品

特别声明:本文丛作品多为原创,版权所有;特殊情况会在文末标注,如有侵权,请与编辑联系。

返回首页


自由主义并非启蒙运动的产物
思想是常识的精炼版吗
爱情并不必然地导致婚姻的幸福
现代科学是怎么来的?
不要淡化亚当·斯密对人类的伟大贡献
“轴心时代”刍议
再谈“文化嫁接论是伪命题”
西方文明的特征是什么?
不是谁都能当作家的
孔子不是哲学家
为什么美国一建国就是世界强国?
中国古代何曾有过科学?
古典诗词欣赏一说
再提“科学与宗教”问题
真正的企业家也是政治家
中国文化为什么没有科学?
子虚乌有的“清教徒精神”与“资本主义精神”
从“三岁看大七岁看老”谈起
中国二胡大战西洋提琴?
“残雪又是陪奖人”感言
谈陈远书法观
不会写毛笔字的尴尬
对欧洲启蒙运动的点到为止
既然历史没有规律(下)
既然历史没有规律(上)
革命是进化受到壅塞时的溃决(下)
革命是进化受到壅塞时的溃决(上)
何曾有过“信仰荒芜”
好的大学因为有好的文史专业?
在唐奖的余音缭绕中
中国文化为什么没有信仰
钱钟书、莎士比亚、司马迁、杜甫漫谈
古典诗词答客问(二)
古典诗词答客问(一)
什么是旧体诗?
中国人的信天不是信仰
中医是否应该丢进历史的垃圾堆
文明与文明社会辨析
法兰西五次共和的思想启示
贡斯当不仅仅是文学家
古希腊是欧洲文明的摇篮吗?
“好吃不是馋”辨析
“城市之灯”读后感
爱国在“doctrine”中的变异
重读岳飞的《满江红》
为什么历代都有“人相食”的出现?
拙笔巧工藏,润墨妙义深
从“什么是艺术”说起
《论语》是部什么书?
壬寅暑期答客问(二)
壬寅暑期答客问(一)
李泽厚哲学不可能登场
科学证实了上帝的存在
莎士比亚终结了文艺复兴
从张庆辉诗用典谈起
艺术创作不是个技术活
“资本主义精神”质疑
一个历史学家的常识性错误
关于家教中的两个重要问题
端午节说《离骚》
艺术欣赏不好因人废言
怎样学会写文章?
我对《现代语境下旧体诗问题的断想》一文的不同看法
渡边淳一的“爱情观”
不知有汉,无论魏晋
理性是人天生的能力
再谈家教中的读书问题
俄罗斯社会转型为什么失败?
婚外恋是一种可耻的行为
现代文明不仅仅是苏格兰人贡献的——从《对现代文明贡献最大的民族》谈起
他们不是愚蠢而是愚昧
从梁晓声的“哲理语录”谈起
无人的哲学源于无人的文化
什么是心灵鸡汤?
纠正几种流行的错误说法
永远勃发生机的思想灵魂——答客问《自由主义的价值判断》
怎样判断文化的先进与落后
自由主义的价值判断
人生路上的尴尬
不朽的《一九五七》
辛丑中秋答客问
科学与宗教问题(4)
科学与宗教问题(3)
科学与宗教问题(2)
科学与宗教问题(1)
我为什么写《科学与宗教问题》
对台湾“唐奖”汉学奖颁奖词的质疑
关于《前世青岛》的一封信
杜帝散文的阅读魅力
中国历史上第一道商品经济曙光
一场原本可以避免的战争
关于《摊破浣溪沙·手卷真珠上玉钩》的访谈
历史假设的逻辑是存在的——浅议明清易代与“周期律”
从李泽厚的“历史意识”谈开去
文学艺术中的审美问题(下)
文学艺术中的审美问题(上)
答一位旧体诗人
古典诗词漫谈(下)
古典诗词漫谈(上)
谈谈古典诗词的吟诵问题
何曾有过“愤青文化”
人类命运咏叹调阅读欣赏
诗心必为寂寞心
为什么说“高处不胜寒”——打开苏轼诗词欣赏大门的钥匙
齐白石与鲁迅没有可比性?
《旅夜书怀》中的苦难意识
爱情并不导致婚姻成功与家庭幸福——从李泽厚点评现代作家谈起
读《金缕曲•清明》有感阅读欣赏
再谈欧洲近现代化中的启蒙问题
与青年作家谈文学
似是而非的《濒危的文学》译序
为什么“启蒙失败了”?
在青岛吃烤鸭有感
谁是真正的“民国女神”
关于旧体诗与温奉桥教授商榷
纪念《阿Q正传》问世一百年
庚子除夕夜深沉
李泽厚的“吃饭哲学”
文学作品是青少年读书的首要选择
永远的“哈姆雷特命题”
退休人如何学好声乐
“科技”是个不成立的概念
辩证法的神奇妙用
国学家无法解答的几个问题
不要迷失在心灵鸡汤里
《大秦赋》作者未曾想到的
《大秦的国强民弱》中的硬伤
画蛇添足的“区分论”
永远的“卡拉卡拉诰令”
你不了解的文艺复兴
文艺复兴中上帝一直在场
为什么说“知识就是美德”?
写诗的手段不是审美对象
思想是从哪里来的?
思想没有阶级性
中国从未有过封建社会
再谈康有为书法的傲气与霸气
青岛有个象耳山
青岛人不要忘记蓝色海洋
民国大师的思想局限(下)
民国大师的思想局限(上)
现代文明法理思想的源头在哪里?
叶帆不凡在哪里?
人类现代文明社会的“思想共识”答客问
作协主席的“幸福之源”
“五四”百年未竟时
纸上谈兵的“三人谈”
重新认识中世纪——答客问
与何光沪教授商榷
“伤春”“悲秋”中的绝唱——就李煜词答客问阅读欣赏
答佟辉古典诗词问
什么是“三观”(三)
什么是“三观”(二)
什么是“三观”(一)
市场确实不是万能的
科学没有民族特色
写诗就是“戴着镣铐跳舞”
五十年前读《九三年》
《诗是不可以翻译的》答客问
从露易丝·格丽克获诺奖谈起
《晚清三国》:中国近现代史学研究的一部力作阅读欣赏
谁是真正的知识分子?
《周易》里的两则著名象辞新解
基督教文化启示录
为什么说古典诗词是不可以翻译的——古典诗词答客问
诗的根本特征是什么
旧体诗创作中的攀登者
边塞诗词中的压卷之作
《忆秦娥·箫声咽》中的文学意象
诗心必为寂寞心
“人生三大悲哀”说
林语堂的一篇“心灵鸡汤”
李约瑟难题——答客问(三)
李约瑟难题——答客问(二)
李约瑟难题——答客问(一)
“什么是文学”答客问(二)
“什么是文学”答客问(一)
别拿“民族虚无主义”唬人!
有文化没头脑的人
什么人不讲逻辑?
几句平常话的思想魅力
值得敬佩的一代人?
什么是宗教信仰?
理性与信仰,两个不同的范畴
漏洞百出的“梁晓声文化四句”
乔家大院家训点评
从一道面试题谈起
对小学生自杀案的分析
家庭生活永远是一门艺术
民国大师的思想缺憾
何曾有过“铁三角”?
二月河的“帝王系列”是汉奸文学
周易是一部什么书?
让人失望的“钱穆谈诗”
古典诗词是不可以翻译的
杜甫是中国的莎士比亚?
蒋勋在疫情中做的功课
喝崂山绿茶是一种雅文化
也谈共识与底线——与易中天教授商榷
什么是计划经济?
王立群的一个常识性错误
历史学家的文学说法
林少华是大翻译家?



返回首页
世说文丛总索引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转载或复制请以 超链接形式 并注明出处 世说文丛
原文地址: 《祁萌之更多作品》 发布于2020-6-23

评论

切换注册

登录

您也可以使用第三方帐号快捷登录

切换登录

注册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

sitemap